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8th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昨日裡沒等吃早飯,娘無助地哭著打來電話說,爹欺負她了。然後撂下電話再沒二話。我跟姐心裡頓時像墜著千斤墜似的沉重起來,忐忑起來,火速趕往娘家去了,生怕娘走急端做出什麼意外的事情來。 到了娘家,剛一進大門,見爹跟沒事兒人似的在房前房後忙春天裡的事。透過窗玻璃,看娘一個人在炕上合衣而臥闇然神傷。我們進屋以後,娘坐起來了,開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我們哭訴,她哭訴的內容都是跟爹過了大半輩子所吃過的苦受過的罪還有對爹的好,她說對爹縱使千萬個好也白費,爹也不領情,到頭來還用那麼生硬的口氣跟她講話。娘說完這些以後,又咬牙切齒地說無論如何不能再跟爹過這樣受罪的日子了,離婚,沒商量。 我們看娘受這些委屈,便把爹叫進屋裡來,一來為了批判爹,二來為了談合他倆。 誰曾想到致使我娘倒出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苦水竟是由於爹的一句體貼的話。娘一直身體不好,可是爹一個人忙裡忙外娘心疼,就也去搭把手,爹知道娘身體不好不讓她幹,娘不聽,爹便說了狠話。娘無論如何接受不了爹生硬的口氣,就開始鬧革命了,一鬧就鬧到要離婚的地步。 其實我跟姐都非常清楚,這只是娘的一時氣話,他們雖嚼嘴磨牙了大半輩子,但彼此都惦記著對方牽掛著對方,誰也不可以能離開誰的。我跟姐一邊打圓場,一邊安慰娘,一邊假裝在娘面前說爹的不是。經過小半天的談合,娘終於雨轉晴了,爹也表態說不會再用那樣的口氣跟娘講話。 我跟姐將帶來的魚肉做熟上桌,爹斟了一小杯白酒,笑著真誠地給娘賠了不是。然後對我們說,其實我娘鬧革命是想念我們幾個孩子了,如果不時常鬧一次革命,我們幾個孩子平日裡也顧不上去看望他們,娘要見我們似乎已經找不出更充分的理由來才出此下策。爹這樣一說,娘的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我跟姐的心情又開始變得沉重起來,複雜起來,愧疚起來。爹和娘用這種無奈的方式讓他們老來孤獨的心得以慰藉,是兒女們之罪。我們尚未老到他們那樣的時候,無法去體會他們心中的那份悲涼。然而,卻分明看到了他們在晚年那種被忽視的恐懼和無助的失落,子女“離巢”雖是家庭發展的必然趨勢但也是造成老人孤獨的主要原因,所以,我們需要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