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1th Oct 2011 | 一般 | (2 Reads)
週日,和女兒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衛生大掃除。那些舊證件、舊照片和舊往事便一併被曬了出來。女兒從地上撿起一張照片,大聲驚叫起來:媽,你這張相片還照得挺不錯的嘛!   我湊過去一看,原來她說的是我一張五寸的半身照。大概是十多年的一個五六月份吧,照片上穿一件襯衣的我,羞澀矜持的表情和不諳人事的清純在相紙上呼之欲出。   時光一下子被拉回到從前。那時,我還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一次學校為表彰教學成績突出的老師,要把他們的照片貼在校園的櫥窗裡進行宣傳。於是,就有了這張照片。   我一向最不喜歡的就是照相了。自以為長相普通,怎麼照也是一副呆板的樣子,只要所顯示的是我這顆「頸上人頭」就行了。就我還是平常的衣著打扮:一件在鄉下的集市上買來十幾元錢的襯衣,號稱是藍灰紫漸變色——說得很好聽,其實就是介乎與三者之間的顏色,無法準確地叫出它的名稱罷了。   沒想到的是,照片洗出來後,在同事們之間竟然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他們紛紛稱讚說照得不錯,不知是誇獎攝影技術還是照片裡的人,索性照單全收吧。   那時,「美女」這個稱呼還沒有流行開來。如若不然,因了這種叫法,我會沾沾自喜好一陣子的。可如今,美女氾濫,叫的人隨口,聽的人隨意。這方面,我自認很有自知之明:我一直是個平常和平凡的民間女子,連「鄰家女孩」也算不上。   那次被一個朋友拉去美容。美容師講了一通常識之後,就開始分析我們的肌膚問題了。說她的皮膚干、粗糙,皺紋多,沒有光澤。我的就更慘了:除了這些問題外,還有滿臉的斑點,和眼角的魚尾紋,簡直堪比五十歲的婦人。   一語出,我自慚形穢。本來陽光明媚,霎時變成了陰雲密佈。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拒絕鏡子,拒絕出門,惶惶然不可終日。不得已和人說話時,就盡量別過臉去,不會讓誰看到我滄桑的面容。   老友聚會,突然發現每個人都和我一樣,長滿了皺紋。不由暗歎一句:時光不饒人吶!她們聽罷隨聲附和:可不,你看咱們的孩子,一個個都十來歲了,還妄想什麼青春永駐!   那日去回鄉下的家,甫一入村問候不斷,笑語不斷。聽著他們爽朗的笑聲,品讀他們臉上日深的皺紋,無比親切。沒有高級化妝品的滋養,他們的臉干了,皺紋深了,可藏在裡面的笑紋也更深了。是的,沒有誰會永遠年輕,即使街頭正青春飛揚的倩影,即使現在剛咿呀學語的孩童。老去,是無論誰都繞不過的話題。再名貴的化妝品,也難掩時光留下的痕跡。只要心上沒皺紋,只要心裡沒斑點,那就足夠了。   於是我不再去關心那些皺紋和斑點,不去羨慕那些衣袂飛揚的裙角,我就是我,一個在歲月的滄桑裡永遠真實的自己。就像身上的衣服一樣,每從街頭歸來,手裡提溜著的衣服,一定是和身上穿的同一風格,至少不會相差太遠。偶有心血來潮來件風格迥異的,必定逃脫不了壓在櫃底的命運。適合別人的,未必適合你。早過了隨波逐流的年齡,很清醒地知道什麼是最適合自己的。你已經把歲月給你的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如同你的臉,有了歲月的積澱,一朵菊,也燦爛。 資料來源:辰光四溢-劉若辰 |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amandadarcie的部落 | 『莫扎特通道』 | 聰明悠然的BLOG | 空谷幽蘭的BLOG | Helping Hands | 魯稚的陽台 | 養性堂 | 玩學堂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