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昨日裡沒等吃早飯,娘無助地哭著打來電話說,爹欺負她了。然後撂下電話再沒二話。我跟姐心裡頓時像墜著千斤墜似的沉重起來,忐忑起來,火速趕往娘家去了,生怕娘走急端做出什麼意外的事情來。 到了娘家,剛一進大門,見爹跟沒事兒人似的在房前房後忙春天裡的事。透過窗玻璃,看娘一個人在炕上合衣而臥闇然神傷。我們進屋以後,娘坐起來了,開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我們哭訴,她哭訴的內容都是跟爹過了大半輩子所吃過的苦受過的罪還有對爹的好,她說對爹縱使千萬個好也白費,爹也不領情,到頭來還用那麼生硬的口氣跟她講話。娘說完這些以後,又咬牙切齒地說無論如何不能再跟爹過這樣受罪的日子了,離婚,沒商量。 我們看娘受這些委屈,便把爹叫進屋裡來,一來為了批判爹,二來為了談合他倆。 誰曾想到致使我娘倒出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苦水竟是由於爹的一句體貼的話。娘一直身體不好,可是爹一個人忙裡忙外娘心疼,就也去搭把手,爹知道娘身體不好不讓她幹,娘不聽,爹便說了狠話。娘無論如何接受不了爹生硬的口氣,就開始鬧革命了,一鬧就鬧到要離婚的地步。 其實我跟姐都非常清楚,這只是娘的一時氣話,他們雖嚼嘴磨牙了大半輩子,但彼此都惦記著對方牽掛著對方,誰也不可以能離開誰的。我跟姐一邊打圓場,一邊安慰娘,一邊假裝在娘面前說爹的不是。經過小半天的談合,娘終於雨轉晴了,爹也表態說不會再用那樣的口氣跟娘講話。 我跟姐將帶來的魚肉做熟上桌,爹斟了一小杯白酒,笑著真誠地給娘賠了不是。然後對我們說,其實我娘鬧革命是想念我們幾個孩子了,如果不時常鬧一次革命,我們幾個孩子平日裡也顧不上去看望他們,娘要見我們似乎已經找不出更充分的理由來才出此下策。爹這樣一說,娘的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我跟姐的心情又開始變得沉重起來,複雜起來,愧疚起來。爹和娘用這種無奈的方式讓他們老來孤獨的心得以慰藉,是兒女們之罪。我們尚未老到他們那樣的時候,無法去體會他們心中的那份悲涼。然而,卻分明看到了他們在晚年那種被忽視的恐懼和無助的失落,子女“離巢”雖是家庭發展的必然趨勢但也是造成老人孤獨的主要原因,所以,我們需要常回家看看。

| 3rd Apr 2013 | 一般 | (8 Reads)
在人生的旅途上,人和人能夠相遇應該是一種緣分。無論是相伴而行的那一段路程是風景旖旎還是荊刺密佈或是風和日麗或是雷電交加。似乎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但是,不管以何形式遇見的彼此,我們都會無法預知在未來某個路口會和誰相遇。一旦相遇後,又都會留下一份美麗奇妙而又浪漫旖旎的情思…… 每個人都無法預知,腳下的路會延伸到哪裡,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總有一些人陪我們一起渡過一些難關,走過險灘,漫過低谷。這些人,或許是在生命的旅途中偶然的相遇,遇見了給予微笑的鼓勵,祝福的溫暖。或許曾經相伴的人走到了哪個路口有奇妙的分離。這些人有的可能成為知己,有的也許就此各奔東西。但在人的腦海,腦海裡總會留下一絲暖意,一直相隨。人們常說,一旦擁有時就要學會懂得珍惜。而“珍惜”兩個字很容易掛在嘴邊,能夠真正做到凡事珍惜又談何容易?一旦失去,悔之晚矣。這就引發了他內心在反省。誠然,一個人反省自己的行為,而能夠不後悔,不愧疚,看似容易其實很難!只有時間可以承載一切過往,所有曾經的過錯和錯過都成了風乾的果實,藏在人生夢一般的紅塵裡。 佛說,放下,看破,自在。人,唯死方無求。有求必有欲,有欲必有罪,故世人皆有罪,莫輕重分之而已。為何喜,謂之得,必有他人失,何喜之有?為何悲,謂之捨,必有他人得,何悲之有?為何私,謂之悲,既無悲,何需私?為何公,謂之喜,既無喜,何需公?有得必有失;有喜必有悲。如為善人,其利為施;其弊為惰;如為惡人,其利為奮;其弊為私;如為君子,其利為明;其弊為淡;如為小人,其利為圖;其弊為暗。何需分之?萬果皆由因;萬惡皆有根。少者,萬不可大悟,欲惰。老者,萬不可不悟,欲悔。生命的存在,本就是苦難的存在。 這就告訴人們,人生相遇一定是有緣分的、有因果關係的,是要珍惜的。凡夫俗女,滾滾紅塵,渺茫似海,人生,一定要經歷如煉獄般的磨煉,相識相知的考驗,方可領悟其人生苦難、幸福的真諦?一些離別之苦會深入人的骨髓,滲入血液。人聚人散乃是一種上蒼的安排。 主說,把生命裡的每一天當世界末日來彼此相愛吧,這樣就不會彼此傷害。這樣就會更懂得珍愛緣分和相伴相依的每一個平凡的日子。應該心懷感激和感謝對方在自己生命的路上,伴著自己走過的那一段路程。我們雖然永遠不知生命的來和去的準確日期。也不知一些機緣和際遇會帶來什麼樣的結局。但如果我們把目光向著更遠更寬廣的路眺望伸延,總會感覺到過去,現在,將來,未知。但無論如何你也不可輕視自己在生命旅途中的相遇相知,那是一種緣分。一定要珍之惜之,珍惜其來之不易!